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醉咯 醉咯

也是每分鐘要狠狠甩自己多少耳光

才能把到嘴邊的話都咽回去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