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


先說一點美好的。


這一系列的自拍在原來的手機裏有一個單獨的相冊,叫啥我自己也忘了。當然與之並存的另一個相冊,是你在星巴克的一堆二哈般表情的照片。


二個傻逼帶著60D在沙面用手機自拍了一下午這種丟人的事情大概可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德妃還嘲笑說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是喜歡人勝過喜歡風景。


蝦蝦,喜歡又怎麼著╮(╯3╰)╭


然後再說一點不那麼美好的。


你手機裏那張ALL YOUR NEED IS LOVE的貼紙照片真真是那個版本的最後一張了。


算是怪我吧。可能不只這一件事情,可能故事從始至終的發展都怪我也無可厚非的樣子。


一張照片本也沒什麼。何況新歡舊愛。何況物是人非。只是每每幻覺時看見你紅了的眼眶便難受的很。


最後說一點特別不美好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我還真是不小心就看見了你更新的親愛的lofter。哦活活那個酸爽。


所以要把打臉照放在第一。嘻嘻。


剩餘的怨毒的話語還真是無法在我覺得美好的東西下面說出來,那就再放一放,放到故事的最後好了。也算是應了時間順序。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