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四年十月七。紅磚廠。


廣州之行的最後一天。也是要回動物園了。然後就死了。


哈哈哈哈,笑。


想到之前那個此地空餘黃鶴樓的梗,決定把這張圖也放上來。


回憶真的太過於艱難,我要去緩緩。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