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四年十月五。


廣州塔。


回憶的好處在於所有的事件在時間的打磨和大腦的加工下,偏好的那一部分就會變得越發清晰。所以意外的,竟辨認出了最美麗的時刻。


你躺在空無一人的天梯平臺上,我枕在你身上。


一種而死無憾的滿足感,當時的想法就只是時間呀,就這麼無限延長吧,直到生命盡頭。


笑。


真是內心戲很足的樣子。


你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你旁邊有這麼可怕的一個存在,在你覺得一切都正常無比的情況下,她的內心已經上演了一萬出不同的戲碼。


哈哈。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