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四年九月。


一切按部就班稀鬆平常。有跡可循的只有一條微博。


聽到有些話就像被鈍器所傷。剛發生的時候毫無知覺,懵懵然不痛不癢,甚至還傻乎乎的依然樂呵。直到某一刹那,如同麻藥過了的術後病人,陣痛襲來,才發現胸口早已被掏空了一大塊。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