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四年餘下的七月。


微博依舊平平無奇。平平無奇的點在於深重的怨念已經成為常態。關於我喜歡你關於你不喜歡我。


LOFTER小人物裏有一段話:我的勇氣換來了一段愛情,用心去經營,卻還是無法開花結果,對於公平亦或是付出我都不在意,對於牽掛亦或是主動我都不計較,但是,最終他說我們其實並沒有在一起,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走進他心裡,無論多麼的捨不得,多麼的痛,我也毅然決然地離開,因為不會開花的樹永遠結不了果。


在空間摘抄了一遍被大王看見了,叫去客廳談話,說的什麼大概都已經忘了,他是什麼表情我也忘了。但是想來,可能和最近他找我談話的表情應該有著那麼一絲了相近。


笑。


七月有兩條微博。


一是「世間本來就沒有公平哈,就像我再如何喜歡你,你依舊波瀾不驚。沒有什麼可以觸動你,到頭來我們始終不會在一起。這些道理自己一邊心知肚明一邊還是被虐個肝腸寸斷,終究也是落個醫者不能自醫的下場。獅子座就是這麼蠢,誰也虐不了,只能一遍又一遍虐自己。我就是笑我自己傻,沒有其他。」


另一是「——瀚瀚,你說會有那一天麼?你愛我的那一天……可是不論你回答的是什麼,我早已沉在泥沼裡無法回頭。我不願承認這是一棵不會開花的樹,註定修不成正果。被噩夢嚇醒,卻覺得噩夢是一件好事情,噩夢裡會忘記對你的奢望和不甘。迷戀就像一場夢境,不死亡便不回結束,到疼痛確實真實的。」


兩條微博分別來自你說「我是我,本來就不公平」和我說「快說你愛我」你回覆我「我怎麼能昧著良心」之後。


笑。


七月還有什麼事呢?


七月你過了生日。我也過了生日。


生日與《後會無期》,生日與長水機場,生日與神經性嘔吐。


LOFTER曾經放過一張幾場的照片,你去廣州時候的航班的樣子。我站在樓裏,就這麼看著,然後哇哇哇吐了一個白嘴白臉,這種情況持續了很久很久。


笑。


那是目前為止僅有的兩次之一。


所以七月的結局,你去了廣州,我去了昆明。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