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


瀘西。


鬱鬱蔥蔥的盛夏,接天的蓮葉,映日的荷花。


豆瓣之前有個梗,說的是一微信好友在與女友分手之後,將他原來用做頭像的女友與清華的合影換成了只有清華的那一張。徒有一種此地空餘黃鶴樓的感覺。


只是想來這是大家有且僅有的一張合照吧。


嗯,和天各一方的你們僅存的聯繫。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