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那天我說,一般的故事是從頭說到尾比較好,還是從尾說到頭?


你說別說。


想來,拿不起放不下記不住忘不掉,終究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值得自豪,不值得引以為傲。


甚至,恥於被人知道,恥於任何一個失眠的晚上或者夢回的午夜裏的每一滴眼淚。


《孤島》的intro裏說,從那天開始,就變得多嘴多舌,只為了隱瞞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


從家到公司的路上,足以聽無數遍《安河橋》。


歌詞騰寫了一遍一遍。


那麼,就讓我再說這個故事一遍,從頭到尾。


然後,緘口不語。

评论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