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於我,顯得殘忍而又多餘。

說完了。

二零一五。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描述的二零一五。


在知乎上看見「有沒有什麼對異地戀的忠告」,「千萬不要作死,千萬不要作死,有些事情明明就是一炮就可以解決問題的。」竟然有些說不出來的酸澀。


就像現在也只能安慰自己那時候不鬧現在也是異地也會鬧崩。


笑。


美好的事情不多,不美好的事情又忘的差不多了。也就沒有需要喋喋不休的。


話說回來,忘的那麽快也只能證明那時候覺得多麼不美好多麼無法容忍的事情其實也沒有那麽不美好,沒有那麽不可容忍。


哈哈。說一點朋友圈背後的秘密吧。


兒童節的朋友圈完全是因為跟你吵架但是又不想你不理我但是又不想主動理你的產物。就是那麽幼稚,不要笑。...

二零一四年餘下的七月。


微博依舊平平無奇。平平無奇的點在於深重的怨念已經成為常態。關於我喜歡你關於你不喜歡我。


LOFTER小人物裏有一段話:我的勇氣換來了一段愛情,用心去經營,卻還是無法開花結果,對於公平亦或是付出我都不在意,對於牽掛亦或是主動我都不計較,但是,最終他說我們其實並沒有在一起,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沒有走進他心裡,無論多麼的捨不得,多麼的痛,我也毅然決然地離開,因為不會開花的樹永遠結不了果。


在空間摘抄了一遍被大王看見了,叫去客廳談話,說的什麼大概都已經忘了,他是什麼表情我也忘了。但是想來,可能和最近他找我談話的表情應該有著那麼一絲了相近。


笑。


七...

二零一四年餘下的六月。都是瘋瘋癲癲嬉笑怒罵過來的。


可謂最年少的事,就是興高采烈的迎接每一場空歡喜。


於是從那天開始。微博裏開始出現僅自己可見的微博,數量越來越多。


寫過「但願我可以完全沒成長,完全憑直覺覓對象,模糊地迷戀你一場。」


寫過「你問就那麼想你麼?其實真的很想說不想呢。想念式渴望的有可能有希望才會發生的是吧。不可能沒希望的事情,不如想死水那樣絕望,毫無波瀾,免去一身癡心妄想。」


寫過「我想和你在一起,卻也只是想想而已。」


寫過「一切美好都是有害的,一切迷戀都是有毒的,包括你。」


也收錄了所有你給我發過的卡,「我們性格不合適」,「我們可以永遠是...

那天我說,一般的故事是從頭說到尾比較好,還是從尾說到頭?


你說別說。


想來,拿不起放不下記不住忘不掉,終究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值得自豪,不值得引以為傲。


甚至,恥於被人知道,恥於任何一個失眠的晚上或者夢回的午夜裏的每一滴眼淚。


《孤島》的intro裏說,從那天開始,就變得多嘴多舌,只為了隱瞞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


從家到公司的路上,足以聽無數遍《安河橋》。


歌詞騰寫了一遍一遍。


那麼,就讓我再說這個故事一遍,從頭到尾。


然後,緘口不語。

1 / 2
© 貓的墳墓。 | Powered by LOFTER